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n
首页 > 品牌企业 > 正文
“窝里挺横”的徽酒,为啥一到省外市场就拉跨?
来源:转载  2021-11-11 11:43:59 作者:山西省介休市

原标题:“窝里挺横”的徽酒,为啥一到省外市场就拉跨?

“窝里挺横”的徽酒,为啥一到省外市场就拉跨?

在白酒行业有句话叫“西不入川,东不入皖”,除了川、皖两地的本地白酒军团外,外来白酒企业在营销战略布局上,都会尽量避免将这两省白酒市场规划为重点市场。说明川皖两地的酒都不孬,起码在大本营的表现令其他酒企望而止步,川酒和皖酒一东一西共同构成了中国的白酒矩阵。

上市的19家白酒企业中,川皖各占4家,总共8家,表面上参赛选手在数量上一致,但在实力和吨位上却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川队的实力要远强于皖队,川队的一个五粮液,就可以吊打皖队的四个,还绰绰有余。

作为天府之国的四川,其酒和菜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攻城略地性特别强,无论是麻辣鲜香的川菜,还是以泸州老窖为鼻祖的浓香型白酒,在省内省外都通吃,白酒产业布局整个中国市场,大江南北都有其身影。走到哪都受欢迎,靠的是杠杠的硬实力。

川酒六朵金花个个实力不俗,五粮液、泸州老窖、水井坊、舍得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能开宗立派的主,即便是没上市的郎酒、剑南春,实力也是顶呱呱的。

而反观徽酒有个通病就是,省内名牌酒企也不少,尽管广告宣传上没吝啬,但没有一款白酒是居于一线的,它所有的品牌,也就古井贡和口子窖能称得上门面,属于白酒二线阵营,与白酒龙头企业还是相差甚远,没有能带领本省小弟突围到省外市场的实力,一系列行为措施见效甚微,难挡徽酒一边倒的局势。

徽酒属于典型的“窝里横”,虽然一般的外界酒企想进来分一杯羹,很难扎住脚跟,当年红极一时的小糊涂仙、金六福、浏阳河等白酒都曾经冲击安徽市场,以失败告终。但今非昔比,还是架不住其他众多外来者的瓜分蚕食,约300亿元规模的安徽白酒市场中,超三成都是“外来户”。

而徽酒为什么不称为皖酒呢?这是因为还有名字叫的挺大的皖酒,只是安徽省白酒行业的一个民营股份制企业。

安徽白酒市场竞争惨烈,省外扩张受到阻碍,在省内也陷入了“内卷”。

在全国白酒市场酱酒热,清香暖的局势下,2020年四家徽酒企业占白酒版块上市公司总营收比例从2019年的8.30%下降到7.79%,在这四家企业中,古井贡酒在徽酒的市场占比由52.66%上升至了54.77%,占据了徽酒本土的半壁江山,形成古井贡酒一家独大的局面。

“窝里挺横”的徽酒,为啥一到省外市场就拉跨?

如果说古井贡酒上一次并购黄鹤楼酒业,是布局全国化的一步棋,那么之后并购的安徽明光酒业,则是为了占领更多的省内市场份额。

迎驾贡酒是四家酒企中,省外市场拓展能力最强的一家。2020年省内市场营业收入19.98亿元,省外市场12.3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和42%。在今年的前三季度业绩中实现营业收入31.80亿元,同比增长42.62%,净利润9.62亿元,同比增长80.84%,表现着实亮眼,但奈尔资历尚浅,打不开局势。

金种子酒利润连年下滑,直至亏损逐渐掉队,2020年,金种子酒的酒类营业收入为5.92亿元,省内收入增长19.76%至占比85%的5.03亿元,省外收入下降2.9%至15%的0.89万元,成为徽酒“四朵金花”中的倒数第一,也是上市酒企中基本垫底的存在了。

2021前三季度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三家的营收合计76.16亿元,净利润总额为19.68亿元,都不及古井贡的101.02亿元营收,利润19.69亿元。

近年来,消费市场升级,中高端市场不断释放红利,行业整体向名酒、高端酒集中,头部酒企纷纷扩大产能,品牌高端化和产品升级创新成为白酒行业的主要趋势之一,茅台1935,泸州老窖1952,汾酒40中国龙等高端产品的陆续推出,都在抢占高端名酒的发展高地,徽酒也纷纷通过推新品、提价等方式加码布局高端化。

古井贡酒提出次高端战略,聚焦“全国化、次高端”,定位高端、次高端、中端的“年份原浆”系列产品古26、古20等以高档商务消费场景为主。

口子窖推出口子坊、口子美酒、口子窖系列产品,形成了高、中、低档全系列的产品序列,满足不同消费者需求。

迎驾贡酒产品升级,积极布局洞藏16年和20年,希望能在次高端更高价位段拥有更好的发展。

金种子酒着重打造个性化和差异化优势产品,推出次高端白酒的新品馥合香,但2021年上半年中高档白酒销售收入占比为19.03%。

从省内白酒整体的营收来看,四川是中国白酒行业第一阵地,其次是贵州、江苏和安徽。如今的安徽虽遭受各种外省酒入侵,但还有60%多的省内市场在掌握之中。面对外来酒企的入侵基本上只有古井贡和口子窖在硬撑,主要是在高端酒和次高端酒方面实力较弱,迎驾贡酒却是干着急却上不了手的份,而金种子酒则处于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困境。

省外市场拓展后劲不足,见效甚微,省内市场不断被吞噬,被困一隅,且区域性的地方酒企竞争力弱,徽酒的发展生态空间更是受限。

责任编辑:

总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