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n
首页 > 酒业资讯 > 正文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来源:  2022-03-21 13:03:38 作者:匿名

如果说酱酒降温,那将是整个白酒行业的不幸。

所以,酱酒不是降温,而是洗牌。

那么,这场进化论是如何底层演进的呢?2022年,无论酱酒进入中场还是品牌竞争加剧,一个不容忽视的底层逻辑是:高品质酱酒市场仍然供不应求,并将持续增长。

多数业内专家表示:预计未来十年,在白酒的高端和次高端消费中,酱香酒将占据2/3左右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高品质酱酒的发展周期还有不低于10年的大好时期。

由于茅台镇环境承载能力有限导致资本外溢狩猎。2021年茅台镇酱酒扩产已经明显减缓,而古蔺、习水、金沙等赤水河优质酱酒原产地迎来大好发展机遇。以古蔺为例,可以明确的看到,扩产建设、酒庄打造、单品与品牌塑造正在引发行业热力关注。

2022年,是时候将目光锁定在更广阔的酱酒优质原产地了。

下一个酱酒产区

春节前后,有自媒体以《看透酱酒系列》组稿,拆解对酱酒的阶段总结、展望、乱象和个别案例等,其中重点案例直至茅台镇和个别品牌,按照正常初稿,该系列可能已经结束了,由于引起了其他自媒体的注意,上演了“网络大战”,因此预计更多精彩内容还会陆续出现。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为了保护生态,达到承载极限的茅台镇产区,正在控制开发速度,酱酒核心产区外溢。

在行业的印象中,茅台镇是酱酒至高无上的核心产区,代表着中国酱酒产业的风向。不过在行业的进化中,随着茅台镇承载能力的有限和快速开发的矛盾,酱酒产区效益也进入了向外溢出的现象:除仁怀的茅台和国台两个过百亿的品牌,“习水-古蔺”产区诞生了习酒和郎酒两个百亿品牌,金沙产区也同样即将迎来百亿金沙。
如果将茅台股份独立开,从规模、规格和十四五发展规划来看,仁怀(茅台镇)、“习水-古蔺”、金沙三大产区正在成为酱酒的“金三角”,他们共同组成酱酒的全新“触点”,打造一个具有全新价值的酱酒共生、共荣系统。
近期,我们有必要将视野放在高速发展的第二大产区——“习水-古蔺”酱酒集群,即二郎滩产区。其中既有习酒、安酒、小糊涂仙、茅台酱香所代表的黔酱实力板块,也有郎酒、川酒集团等代表的川酱实力板块。黔酱已经被行业所熟知,川酱则值得更多关注和发现。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习水-古蔺”酱酒产区,从产能、品牌结构、扩产规划等成为第二大酱酒核心原产地。

川酱以产区的形象正在引起行业的关注,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其一,川酱目前拥有超过20万吨的总产能,是除黔酱以外的第二产能板块。

以往,行业更多知道郎酒,随着酱酒的兴起,潭酒品牌也声名鹊起成为代表之一,而川酒集团推出的国酿成为千元酱酒的标杆引发行业关注。除此之外,在贵州醇董事长朱伟德策动下,收购了具有数万吨产能的蔺郎酒业,也让行业看到了川酱不仅有“大象”独舞,也暗藏着诸多隐形产能“高手”。

其二,川酱的发展同样迎来政策红利时代,集中开发和产区形象的塑造正当时。

四川泸州作为共同享有赤水河酱酒酿酒生态的千亿级白酒产区,自然承载着川酒“浓酱双优”的历史使命。我们看到,除了茅溪镇规划在列,郎酒也完成了吴家沟等新基地的扩张,在产能方面成为行业的领先企业。

与此同时,国资背景的川酒集团入局,在赤水河酱酒核心腹地构建了古蔺永乐酱酒基地,年产能达到2.5万吨,也是第二大国有酱酒生产基地。与郎酒协同,完成了川酱在产能、品牌方面的“梯队化”建设。这是对川酱核心产区古蔺的完善与推动。

我们判断,泸州古蔺一方面与习水在地理位置上形成了不可分割的酱酒第二集群产区,另一方面也在朝着品牌化、规模化的小产区发展,正成为酱酒的下一个黄金产区。

价值重塑,装上“芯片”

酱酒打动经销商和消费者的原因何在?

对于消费者来说,“12987”所指向的坤沙酱酒,对酿造工艺、周期、原料提出了极高的要求,繁复的背后是极其浓郁、厚重、幽雅的风格与口感,多类有益物质的组成也为酱酒提供了更切合时代的消费触点。对于经销商来说,酱酒一年的大生产周期叠加对环境要求严苛,产能极其稀缺,因此更加抬升了酱酒的高端价值,只要运营得当,能够得到更高的回报,更何况当下做酱酒是一门相对轻松的生意。

对于经销商来说,酱酒一年的大生产周期叠加对环境要求严苛,产能极其稀缺,因此更加抬升了酱酒的高端价值,只要运营得当,能够得到更高的回报,更何况当下做酱酒是一门相对轻松的生意。

也因此,酱酒经销商和消费者对产区有着极强的依赖性和忠诚性,大多数人的首选是茅台镇酱酒,但随着稀缺和茅台镇治乱,已经无法满足市场激增的需求,习水、古蔺、金沙等产区也迎来了大发展周期。四大百亿品牌中,有两大诞生在以上三个地方。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酱酒之源,赤水河畔,川酒集团打造的古蔺永乐酱酒基地,位于中国赤水河酱香型白酒核心腹地,产能2.5万吨。

这不仅是酱酒产区从核心区到“金三角”溢出这么简单,背后也源于各产区在进行自我独有价值的重塑,其中一个典型是二郎潍古蔺产区。

郎酒作为老牌酱酒品牌,经历过波折,但能够在近几年的发展中,虽然并非黔酱,却成为第二个以高端产品立市的品牌,就是源于其对生态的尊重,从酿造层面说讲述了“天人共酿”的故事,并依托体验为切入口,打造了中国白酒第一酒庄——郎酒庄园,企业的发展定位也与之相关。

同样的,作为国资背景的川酒集团喊出了打造“中国白酒芯片”,其依托2.5万吨超大规模的古蔺永乐酱酒基地,打造了中国二郎国酿酒庄,以展示酱酒文化、酱酒传统酿造工艺为主,打造集文化展示、历史产品陈列、专属定制和商务接待议题的多元化体验空间。

除了体验价值的塑造,能够更有利于请进消费者和推广酱酒文化,古蔺产区还在行业地位、商业模式等方面进行了重塑。

随着郎酒破百亿,青花郎成为中国高端酱酒千元价格的代表;川酒集团推出的国酿与之呼应,形成川酱“双子星”,塑造了酱酒产业的格局。未来,古蔺不仅是酱酒不可或缺的优质酱酒核心产区,更是引领酱酒发展的重要组成。
在商业模式方面,以川酒集团为例,塑造大单品、OEM创意定制等具有更灵活、高效的优势,特别是背靠泸州和成都等白酒创意和产业链中心,对产品的包装、设计、口感等具有更强的赋能。

在此过程中,酱酒的商业化价值也被重塑。

成就酱酒新高度,孕育酱酒新时代

“用户第一”的论调几乎在近年来成为各企业做品牌定位的出发点,酱酒必须尊重消费者也是这一轮“网络大战”的出发点,也是专家眼中决定酱酒中场竞争的关键因素。如说清楚产品的工艺是否是坤沙,酱酒的生态与文化。

XN知酒认为,当下“用户第一”已经进化为“用户品牌战略”。以满足新型消费人群在消费过程得到满足,以及随时参与到品牌的互动中去。

归根结底,好的产品是第一位的,而好的产品的前提条件是绝妙的生态和匠心酿造。

以川酒集团为例,在构建产能优势和体验场景外,川酒集团首先推出了高端酱香国酿为战略核心品牌,聚合了中国白酒全产业链平台优势,打造中国酱香白酒新标杆。正如川酒集团董事长曹勇所言:“川酒集团核心酱香品牌是由中国白酒大师团队匠心酿造,甄选稀缺品质成就至臻口感,也是履行‘酿老百姓喝得起的纯粮好酒’的承诺。”

那么川酒集团如何成就酱酒新高度?

从产区层面看,川酒集团毗邻郎酒、与习酒隔河相望,同处中国酱酒核心腹地;从品质和酿艺看,选本地优质红缨子高粱,粮食产地可溯源,12987传统工艺的坚守与创新确保酒的品质,来源于1980年的年份酒滚动储存机制确保酒的高端品味。

行业皆知,总酸和总酯分别是影响酒体口感的主要因素,为了严苛品控坚守品质,川酒集团还参照医药级标准打造生产管理体系,建立了GMP强制性标准,品质检测各项指标远超国标。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更重要的是人才优势,国家白酒评委、川酒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总工程师杨官荣,和中国白酒大师、郎酒集团原总工、现任川酱公司总工的杨大金,是川酒集团酿造酱酒好产品的保障,其背后的团队由中国白酒大师1人,国家级白酒评委5人,省级白酒评委10人,国家级酿造高级技师8人,酿造工程师5人,特种设备等专业技术人才150余人组成。

可以说,集合了赤水河的生态资源优势和人才资源优势是好酒(品质)与好产品(国酿)是川酒集团成就酱酒新高度的底气。在此基础上,川酒集团正通过联合行业优质经销商孕育酱香新时代,据悉目前已与行业知名大商运营团队签订战略品牌合作协议,联合组建川酒集团“天昭华酱品牌运营团队”。该团队在推动中国酒业近20年商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是中国糖酒食品行业商帮中坚领袖。

发现酱酒金三角,又一颗“酱酒中国芯”落子!

川酒集团与天昭华酱运营团队达成了战略合作。

据了解,目前天昭华酱酒业公司已经深度挖掘“天昭华酱”品牌文化,整合多方资源,充分发挥产品开发优势、产品质量优势、产品运营销售优势等......打造一款可持续性发展的战略性品牌。

川酒集团以国酿树立中国酱香新标杆,另一战略性品牌天昭华酱则是中国酱香白酒新高度、孕育产业新时代。川酒集团2022年正在为川酒焕发全新活力,也为酱酒金三角产区的“中国芯”再造新高度。


总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