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n
首页 > 酒品百科 > 正文
黄金酱酒被“巨人”打脸 金酱酒有没有夸大其词?
来源:酒业资讯  2021-09-22 09:03:47 作者:河南省新密市

5月31日,巨人网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没有参与黄金酱酒的任何经营活动,也没有投资其股权。

自黄金酱酒上市以来,一直高举着巨人集团的旗帜。截至目前,巨人网络仍在黄金酱酒官网随处可见。

本来想站在巨人肩膀上大展拳脚的金酱酒,反而被巨人打脸,深陷罗生门的金酱酒,到底有没有撒谎?此事透露了酱香盛世下的隐患。

黄金酱酒被“巨人”打脸 金酱酒有没有夸大其词?

金酱酒有没有撒谎?

数据显示,2020年1月7日,巨人集团旗下上海金凯酒业有限公司与贵州仁怀天邦伟业酿酒有限公司战略合作,成立贵州仁怀黄金酒业有限公司(巨人集团控股),经营黄金酱酒。

背书巨人集团。

根据百度词条,巨人集团就是巨人网络。

5月31日,巨人网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没有参与黄金酱酒的任何经营活动,也没有投资其股权。这意味着巨人集团与黄金酱酒无关。

那么,什么是巨人集团控股呢?对不起,笔者只找到了黄酒酱酒官网自己加的标签。

那么,上海金凯酒业有限公司属于巨人集团吗?

数据显示,上海金凯酒业有限公司的投资者是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由巨人投资公司的健康产业整合而成。

由史玉柱先生于2001年4月创立的巨人投资公司。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04年11月投资成立。

综上所述,从图中可以看出,上海金凯酒业有限公司可能与巨人集团有关,但实际上并不属于巨人集团。准确地说,上海金凯酒业属于史玉柱创办的巨人投资公司。

目前,在随处可见的宣传中,高举金酱酒是巨人集团的拳头产品显然是不合适的。

史玉柱站台。

(网友留言)

2020年10月26日,据报道,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总裁刘伟一行前往黄金酱酒厂视察指导工作。

这似乎向消费者传达了另一个信息:金酱酒是史玉柱做的。

黄金酱酒被“巨人”打脸 金酱酒有没有夸大其词?

事实上,史玉柱确实进入了酒业。据公开信息,2008年10月28日,史玉柱创办的巨人投资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布,继保健品、银行投资、网络游戏之后,正式开放第四战场——保健酒市场,世界上第一款功能名酒——黄金酒。

现在的黄金酱酒,很容易让人想起原来的黄金酒。然而,金酱酒与史玉柱先生究竟有何联系,还有待商榷。

金酱酒有没有夸大其词?

从黄金酱酒官网可以看到巨人控股(强大品牌代言)、核心产区(茅台镇优质酱酒)、大师酿造(龙则河担纲酒体总设计师)、强势宣传四大优势。

很明显,巨人控股翻车了。

那核心产区呢?据天邦伟业酿酒有限公司官网介绍,位于国内外知名茅台镇,与茅台酒厂隔河相望,直线距离500米,占地426亩,一个制曲车间,10个酿酒车间,500个窖池,每年4000多吨大曲酱香型白酒,17000吨基酒。是一家拥有完整的酒体研发、酿造、仓储、包装和内部科学管理体系的企业。

这与核心产区有什么关系?业内一句话,但是茅台镇的酒厂,谁不在核心产区?

强势宣传有目共睹。我们甚至可以在黄金酱酒上看到脑白金的影子。然而,这是祸是福还不得而知,因为过度的营销往往带着急功近利,而酒这一类,往往是急不来的。

酒香不怕巷子深.质量是黄金酱酒的关键。黄金酱酒声称龙则河大师创造了黄金比例、循环勾兑的原则,即5年以上基酒占61.8%,10年20年以上调味酒占38.2%,遵循小循环、大循环、内循环、外循环的规律,十年不间断生产,使酒体再次上升,同时保证了酒体的长期稳定性,保证了黄金酱酒的基因可持续,质量始终如一。

我不明白这些规则。就诺诺而言,黄金比例是什么认证?还是因为是黄金酱酒,所以归纳为黄金比例。不同轮次、不同批次的酒按不同比例循环勾调,难道不是调酒师的基本功吗?

透露了哪些隐患?

近年来,抓住酱酒黄金时期进入酱酒市场的企业并不少。但是,这些企业或多或少都有和黄金酱酒一样的通病。

一、造品牌,小企业却标榜大背景。

众所周知,经销商选择与具有一定品牌影响力的酱酒企业合作非常重要。因此,每一位酱酒新贵都会有强大的资本或品牌背书。但是,孰真孰假需要经销商的火眼金睛来区分。

二是舍本逐利,忽视产品质量的提高。

因为酱酒的生产工艺要求基酒至少五年,酱酒市场新兴企业的一般做法是找茅台镇的酒厂合作,茅台镇的酒厂负责生产产品。实际上,没有文化,没有底蕴,所谓的工艺也是自说自话,而产品大多也只是茅台镇某酒厂的贴牌。

值得一提的是,5月28日,仁怀市酒业协会在其官方微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关于规范定制(OEM)葡萄酒生产销售行为的通知》。根据通知,严禁生产和销售各种不规范的定制(OEM)产品。

黄金酱酒被“巨人”打脸 金酱酒有没有夸大其词?

3.高端设计,生活在1000元的价格区,利用酱酒的品类热潮盲目高端广告营销。

商人追求利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他们赚到盆满钵满,拂袖而去时,留给酱酒品类的却是一地鸡毛。因为消费者无法通过价格获得酱酒的真实价值,从而质疑整个酱酒品类,进而影响整个酱酒品类的可持续发展。

4.恶意画饼,炒酱酒,透支其品类价值

据悉,2021年黄金酱酒的销售目标已锚定10亿元。建立第二年冲击10亿元的目标,酱酒行业真的那么好赚?销售真的那么好做吗?

2020年10月12日的宋代官窑讨薪事件可能会给我们一些启发。曾经声称三天就能达到上亿业绩的企业,为什么还要面对被收工资的事件?是否可以合理猜测,如果没有其他隐情,那就是外部销售数据,也许没那么真实?同理,酱酒市场新兴企业的销售数据真实性是多少?未知。

事实上,从目前的产业结构来看,除了茅台、郎酒、习酒等大型葡萄酒企业外,大多数酱酒企业仍面临着规模小、品牌价值有限的问题。

白岩松说,无论风多大,都不能刮一夜。因此,酱酒再热,迟早会回归理性。届时,酱酒行业将坚持品质、本心、少数人的天堂。那些试图通过资本运作实现快速扩张、追求快速实现的企业,注定只会消亡。

总排行
月排行